<dfn id="jxy37o"></dfn><ol id="jxy37o"></ol><acronym id="jxy37o"></acronym><legend id="jxy37o"></legend><dd id="jxy37o"></dd>
    <select id="u8ijen"></select><tfoot id="u8ijen"></tfoot><optgroup id="u8ijen"></optgroup>
      1. 首頁 >  産品標號> 正文

        打牌轉運-路

        父親懸賞50萬通緝兒子稱其“涉恐” 背後原因令人心酸

          當回憶延伸到昨天,用感慨和緬懷修飾它的珍貴,你不必爲歲月匆匆流逝而感到惋惜。時間的作者始終都要撰寫昨天的結局。可是,打牌轉運們腳下的路沒有終點……
          那是一張略略泛黃的照片,令我多次生起撕毀的念頭卻又最終珍藏起來的照片。照片上的內容很簡單——一個挎著包的女子行走在路邊,她的身側,是川流不息的街道和泛著粼粼波光的水面。她是個導遊,這張照片是我在她離開的時候拍下的,我不知道她經曆過多少次這樣的告別,可是這樣的告別卻令我心裏泛起了酸楚的漣漪。
          想起了初中同學最後一次聚在一起,熟悉的桌椅,熟悉的黑板,熟悉的人。那個熟悉的教室,曾被我們當成囚牢,日夜期盼能逃出他的桎梏,可真正分離的時候,卻又是那麽的不舍。我和朋友坐在一起,仍舊是我們六個人,趴在桌子上,把頭埋在一起,訴說著只屬于我們的故事:我們鬧過,鬧得最凶的一次是很久以前了,原因早已被遺忘在記憶的角落,只知道彼此之間互不理睬,就這樣僵持了好久,可後來又莫名其妙地聚在了一起,一起吃飯一起睡覺。我們哭過,原因僅僅是因爲看著朋友心情不佳,爲了安慰她,大家不顧紀律,六個人擠在一張床上聊天,可不知道爲什麽,總說一些傷心事,越說越委屈,最後甚至抱在一起哭成了團。情緒失控,誰都免不了一頓罰——被寢室管理員拉出去“值夜”。我們瘋過,可似乎只要我們六個一聚在一起,就沒正經過!我們在排隊等買飯的時候玩“誰是臥底”,亂了隊伍,結果被值周老師誤認爲是插隊,差點扣了班級的分;我們在寢室裏大聲地聊天,講笑話,熄了燈後仍舊哈哈大笑,逼得管理員對我們哀求:“算我求求你們,安靜一點好不好!”中考前幾天,我們買了好多好多的零食,全扔在了下鋪的床上,熄燈後打著手電邊吃邊聊,可零食的數量真是龐大的嚇人,我們吃得個個捂著肚子,誇張的說著:“哎呦!不行了,我要吐了!”……三年的時間既漫長又短暫,我們終于摸爬滾打地到了終點,離別的時刻,本來以爲我們會哭得梨花帶雨,可誰也沒有哭,仍舊是沒心沒肺的大笑,相互調侃著:“苟富貴,勿相忘!”……
          告別了大大咧咧的班主任,告別了熟悉的教室,告別了曾經以爲是監獄的校園,最後,我們也該相互告別了,在轉身的時候,我們仍舊是那麽沒心沒肺的笑著,雖然都紅了眼眶,卻硬是忍著不讓淚水落下……
          手中的照片漸變模糊,我仰起了頭……
          有些事,錯過了就是永遠;有些人,一轉身就是一輩子。我們之間,會是如此嗎?可就算真的是,我們也無力去改變什麽。畢竟,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,十字路口,要學會潇灑地說分手……  

          一個人走
          兩個人行
          三個人遊
          四個人不孤單
          ———題記
          六月,七月,八月,就這樣毫無紀念地走過,毫不理會停在原地得我。
          九月了,時間還是時間,不會因爲地震瞬息停止。每天一個人吃飯,睡覺,到處寫寫停停,如此這番平靜,沒有難過,亦沒有委屈。
          初秋的天,沒有了那片深藍,走廊上已經看不到長裙了。也許,傍晚的某個時刻,站在樓梯口,可以聽到爽朗,清晰的讀書聲。
          總是很熱枕的在一定時間裏喜歡一首歌,一句話,懷念一大群人。
          曾有個晚上,一張張哀怨的臉徘徊在菊花園內的長凳上。操場上,年輕婦女們在通亮聚光燈下和著節拍隨意舞動身軀。還有後來人潮散去的操場,繞著球架盤腿而坐的我們,聊著別人的閑聞。
          不知道過了多久,男生們一個個站起身來,順手拍掉褲子上的灰塵,然後像籃球架奮力躍起。退後十步,奔跑,跳躍,蓋帽,我靜靜的坐在一旁欣賞著這個此刻只屬于他們的世界。他們忘了父母的嚴厲,老師的期待,自己施給自己的壓力,一直穿梭于兩個球架之間,充滿目的地發泄。皎潔的月光下,可以看到他們軀體彎曲成肆意的弧度,不禁自問,那時青春的姿態嗎?
          關于他們,都是一群心中有夢的少年,在壓力面前會很安靜,可是有那麽一天會那麽強烈的爆發。他們很是熱愛籃球,或許,在戰場上他們才能夠找到真正的自己吧。
          現在的我還是會提起前幾個月被他們晚上八點多硬拉去爬山的“壯舉”。記得當時每個人手上還都捧著一根蠟燭,說是照明。忘了活動的發起人,那時很埋怨他吧,不過現在挺感謝他的。
          夜間的山路,格外陰森在斑駁的樹影下,隱約可以看到路旁新立的墳,背後偶爾透過一絲涼風,再加上同學的肆意渲染,我有好幾次想臨陣逃脫,可胳膊終究擰不過大腿,在三個人的支架下,我還是被逼上了“梁山”。文不知道從哪兒冒出來,跟大家提議,說到山頂時一起唱《忐忑》,大家哄然答應。
          等到山頂後,大家都累趴下了。我走到山岩上俯視這座我生活了多年的城鎮,是他帶走了我所有的童年時光。山腳燈火闌珊的路段,我竟然說不出名字來。田壟上星星點點的光點綴了此刻無星的夜。
          突然,身後傳來了歌聲,原來他們還真唱起了神曲。後來,大家都沉默了一陣,再是談及了平時不願面對的理想和未來。畢竟,在我們這些人之間,“未來”這個詞是個忌諱,它有種說不出的負重感,因爲未來始終是一幅我們不敢描摹的畫。
          在夜色深沉,霧氣漸重的時候,我們收拾好心情打算下山拉,在下山前,我們一起對著天空大喊;“打牌轉運要考一本!”
          那一刻,全都釋放啦。
          怏然的青春,是躲在笑魇裏的花色蝴蝶,用透明的翅膀揮灑那般恍若浮光的記憶。只是後來,才懂得,青春是一場永不謝幕的舞台劇,一場接著一場。

        X-POWER-BY MGF V0.5.1 FROM 自制10 X-POWER-BY FNC V0.5.2 FROM ZZ32 2001